促使搬迁承接一环扣一环
2021-02-01 21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双虎涂料和武汉有机相继搬迁到武汉化工新区,投资60多亿元,成为继80万吨乙烯之后武汉最大的化工项目。“我们将在这里建起一栋总部大楼,我们在硚口几十年,这里是我们的根。”双虎一位负责人指着老厂区告诉记者。

硚口99家化工企业集体搬迁,涉及到的在职、离退休职工、社会居民超过4万人。规模之大,人数之多,武汉史上从未有过,在全国也不多见。

随着菜地变身闹市,危化品的生产、储运、销售安全隐患加剧,企业自身发展空间也受到限制。

“职工和居民为整座城市的发展做出了牺牲,他们不能被亏待和遗忘。”化工专班负责人表示。

愿意去新厂的,政府协调企业在新厂增建宿舍,每周往返接送轮班职工。

政府通过土地收储,对企业进行补偿。企业借助土地变现获得发展资金,在更具生产条件的工业园区建新厂房、购新设备、引新技术,打开一片新天地。

因此,项目立项、征地拆迁、道路水电等,成为政府最经常协调的问题。仅2014年,硚口区政府就与化工新区以及黄冈、潜江等地的化工园区协调64次,促使搬迁承接一环扣一环,实现平顺对接。

时间之久反映出难度之大。随企业搬往市郊或外地,老人就医、大人上班、小孩入学都不方便;不随迁,许多职工劳动技能单一、年龄偏大,要再就业也更为困难。

更为有利的是,力诺、有机搬迁到化工新区后,与被誉为“十一五”期间“湖北一号工程”的武汉80万吨乙烯生产基地仅一墙之隔,其上下游产品无需包装运输,直接通过管道输送,成为“乙烯”最靠得住的“小伙伴”,年产值可增长数倍。

在这次“大迁徒”、“大分流”中,形成了具有代表性的“硚口样本”,书写了许多关于迁移与坚守、牺牲与温情的故事。

搬迁,不仅是政府的要求和民众的呼声,也是企业走出“围城”的内在需要。

无机盐新厂一期投产后,年产量6万吨,比老厂扩大一倍多。二期投产后,年产可达25万吨。

城市的演进,因此就是文明的演进。古田百年,就是现代文明探索的百年,城市不断进化的百年,是一片土地对武汉精神的百年书写。短暂沉寂之后,古田又重燃她的骄傲与激情,站在转型演进的最前沿。古田终将会变,但她的精神血脉,百年不息。

硚口区委区政府的态度明确,这些老工人是这座城市的有功之臣。搬迁改造要对历史负责,对功臣负责,对情感负责,对记忆负责,对活生生的人负责,直面困难,采用人性化的方式,力求“一个都不能少”。

抓住城市演进的趋势,满足人对城市的新需求,这是建设城市的眼光;迎接机遇顺势而变,不惧困难坚定前行,这是建设城市的魄力;对土地上的人负责,不把一个人甩出我们的时代,这是建设城市的温度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有可能建设更好的城市,城市进化也才具有最终意义。

力诺旗下的双虎、有机入驻武汉化工新区,比原有用地扩大6倍,更换了新一代设备,“新的流水线基本可以无人值守,不再像过去那样瓶瓶罐罐,安全风险和污染都大大减小。”

解放大道轻轨沿线,远大医药新的生产基地已搬迁,老厂房人去楼空,只剩下一棵老樟树。而这家公司花了上千万元,在硚口宝丰路一栋写字楼买下一整层作为公司总部。利用中心城区便捷的金融、信息、科技和各类专业服务,企业获得了更好的发展。

搬迁是空间的重构、产业的升华,而不是所有建筑的大拆大建,不是一段历史的遗忘与断裂。百年辉煌烙印在依旧矗立的工业建筑上,定格于老厂房改造的记忆之中。

硚口古田,这片烙印着中国百年工业化激情的热土,正在经历着又一次自我进化,从灰色变成绿色,从“化工时代”进入“宜居时代”。

在去与留的两难之际,硚口区政府与企业和职工代表密切沟通,分类制定分流方案,尽最大努力解决职工的实际困难。

古田一路28号,这是武汉铜材厂旧址。如今,这里整旧如旧,保留了上世纪50年代工业厂房红墙红顶的“红色”风格,其中3168平方米厂房变成了民族工业博物馆,陈列着清末以来硚口民族工业发端、演进的约3000余件珍贵文物和资料,成为大武汉工业历程的鲜活印记。其他部分已成为“古田记忆”新媒体文化创意产业园。

古田四路的武汉轻型汽车制造厂,苏式厂房已变身为武汉体量最大的花园式时尚文化创意产业园“江城壹号”,历史与未来、传统与时尚在这里完美交融。

有机实业的负责人介绍,为了方便职工到60公里外的化工新区上下班,企业不但提供班车,还调整了倒班时间,由三班变为两班,使休息时间更长。

药厂宿舍有位70岁的阮婆婆,由于担心搬迁后养子不能为其养老送终,一直守在老厂区宿舍不肯搬家。化工专班多次登门做阮婆婆和其养子的思想工作,为他们化解家庭矛盾,帮他们搬入一处新建的还建房,阮婆婆十分感激。

许多企业把“身子”迁走,把“大脑”留下,在这里形成新的总部经济集聚区。目前,确定把总部留驻硚口的已有远大医药、力诺集团、无机盐等企业。

这是对城市功能转型历史趋势的主动顺应,也是未来城市形态的样本化探索。从诞生之日起,城市的样貌从来取决于人使用它的目的和认识它的高度。今天,我们对城市的需要已远远超越安全、生产等生存层面,而进入诗意生活的理想层面,从心理上逃避城市寻找诗意,变为从行动上改造城市安放诗意。诗意,就是绿色生态,就是“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”。

远大医药从2010年启动搬迁,新的生产基地陆续迁至阳新、沌口、东西湖等地,4年间,企业总产值由10个亿增长至22亿。董事长谢国范表示:“搬迁是一次多赢的机会。此前我们犹豫了20多年,反而耽误了发展。搬迁后,企业得到转型和发展空间,职工化解了历史矛盾,政府得以对产业进行重新规划,城市环境也得到了巨大的改善。”

搬迁过程中,企业要留住客户,生产一刻都不能停。大多数企业采用“边生产、边搬迁”的策略,新厂建设、设备调试和老厂设备拆卸、厂房腾退、物料转移等同步进行。

所以说,进化不是对过去的淘汰与否定。今天硚口和古田的奋发求进,和百余年前的工业化发端,新中国时期的红色工业激情,一脉相承。需要结束和改变的,只是不再适应人的需要的城市形态,而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和他们填补在历史中的精神。对企业负责、对职工负责,留下大脑,留下记忆……这就是对城市进化的至深理解,不是冷漠残酷的物种更迭,而是温暖深情的人与人携手共进。

一家油漆企业有一对老夫妻职工,爹爹失明,婆婆有严重的高血压,两人还有一个30多岁的瘫痪女儿。由于日常生活无法自理,化工专班会同社区专门找到一家小餐馆,让老板每天按一荤两素的标准给一家人送餐,过渡期长达两年。